深蹲150公斤不在话下,画起画来心手两忘——山水名家汤哲明不做老先生

图说:汤哲明 新民晚报记者李铭珅 摄

  汤哲明,山水名家,50岁,自称“老汤哥”,人称“阿汤哥”。当然,也有人会敬他一声“先生”。也是,早些年出任上海书画出版社副总编辑,圈子里有名的大半都打过交道,是内行,更知内情。也是早些年,他作为大学教授、美史专家,桃李天下。不止于此,“阿汤哥”自己的画,真真风流倜傥,醉心宋画厚重磅礴,亦成己作精雅腴润。这会子,山水丹青,总难免被归入年代艺术,背后更藏着千古兴亡多少事。所以,国画艺术,脱不去“老先生”这样的影像与印象。

  偏偏,汤哲明是最怕“老”的。“别别别”,他推了推眼镜,说笑着却也当真:“我这个人最怕就是做一个老先生。”今天眼前的这位“阿汤哥”,其实是个潮先生。汤哲明另有一个圈子,撸铁、健美、肌肉⋯⋯这些才是关键词。一身健硕栗子肉,一幅“人来鸟不惊”,两个世界,就这般奇妙地相遇。

一点点野蛮


  且先从刺激的开始,来看看“野蛮挂”的学院派。

  汤哲明的画室不小,桌上铺满了笔墨、书画,有些散乱,却自成格局。墙角,随意靠着一小幅张大千。落地书架里,摆放着各种书画史籍。整整一面墙,张着一幅丈二绢,上面是汤哲明正在创作的峨眉山景。画室的主人,在这般浓稠的古朴气韵中登场了——紧身运动T恤,健身七分裤。“昨天深蹲150公斤,没什么问题。”“画风”,陡然变了。

图说:汤哲明作画中 新民晚报记者李铭珅 摄

  汤哲明一直说自己有点“野蛮”。其实小时候,便可窥一二。从小爱运动的他,最先踢足球。后来游泳队来选人,他便下水了。一个暑假,就这样在泳池里打发了。“我们那时的教练是八一队的,非常严格。我一鼓作气要游个三四千米,脚不能落地。教练提着竹竿在池边走,要是看到谁偷懒,竹竿是会敲上来的。”凭着这股子狠劲,他在集训后获得全区蛙泳第三名。

  所以,这几年汤哲明开启撸铁之路,其实是有些“童子功”的。

  四年前,汤哲明去太行山写生,在山里走了一个月,感觉脚上有了点力气,“我就想回上海之后也要保持下去,要知道之前稍微走点路都感觉有点喘。”最重的时候,汤哲明大概有170斤。重回锻炼模式,汤哲明想到了游泳,“但一进水池闻到漂白粉的味道,老早的回忆就都回来了,这个水我是喝够了。”汤哲明遇到了健美教练,人家首先“警告”他,这个不好练,你能坚持吗?“我知道自己,坚持肯定是没问题,吃苦我也不怕。”常人看来有些枯燥的“撸铁”,就这样进入了汤哲明的日常。深蹲、颈前推举、站姿弯举、直腿硬拉⋯⋯慢慢地,他有了自己的节奏。

图说:汤哲明在健身房举铁 新民晚报记者李铭珅 摄

  健美四年,汤哲明就吃了四年糙米。“之前非常严格地控制饮食,比如只吃牛肉不吃猪肉,现在偶尔也会吃。蛋白粉也要适当补充。”锻炼这回事,汤哲明可是动真格的。只要在上海,每天雷打不动两个小时他就泡在健身房里。“练完之后会酸会疼,我以前搞过运动所以知道情绪上、身体上如何应对。”如今,健美已作为最纯粹的乐趣存在他的生活之中。“画画的话,有时候我会不想动笔,特别是有些大家喜欢的画,我要重复画好几张,但锻炼我从来都没有偷懒的念头。”最扎劲的,就是“较劲”。“昨天和一个朋友约好一起练,我们要比一比。他比我小一二岁,已经练了十年,但我一样不会输给他。”这是一位50岁艺术家的好胜心。

图说:汤哲明在健身房举铁 新民晚报记者李铭珅 摄

  其实,这或许应该是放在第一个问的问题——这似乎是看上去与你相对峙的一种运动形式?“人是很丰富的,不是某一个单独的面就能讲清楚的。我喜欢传统,我也喜欢动感。就这么简单。”

一点点仙气


  汤哲明是幸运的。儿时,他最爱文艺和体育,如今一桩是他的事业,另一件也成了“副业”。现在,说完了汤哲明的“蛮”,再来看看他的“仙”。十七八岁的时候,汤哲明考上了上无四厂的技校,他提不起兴趣,赖在家里不肯去上课。大人想着这孩子从小就喜欢画画,便托人介绍想去朵云轩做个小工。结果碰到一个大师傅指点迷津,既然喜欢,为什么不去系统学习呢?一听这个,汤哲明来了劲。报完辅导班,零基础的他距离考学只有三个月时间。“我不怕,我全天都在家,别人每天画一张,我画三张就是了。”结果700多人参加考试,汤哲明进入前20位,成了上海工艺美校的学生。也是这个不服输的年轻人,在毕业时决定去考大学,开启了工艺美校学生走向大学校园的先河。老师们爱才,为了帮助汤哲明备考,把办公室借给他画画,睡觉。结果自然是高中了,且一路读到了研究生。汤哲明就用三个字形容开始画画后的自己:“开挂了!”

图说:汤哲明题词 新民晚报记者李铭珅 摄

  有些山水画家作画,是不用“我在现场”的。看看照片,闭眼想象,大家的功夫是“推开我家的窗,就可以是三山五岳”。汤哲明却是不行的,一年里总有超过2个月,他要到山水间去写生。他拿出手机,里面有名山的局部,“你看,我这幅画是不是和照片里的一模一样?”汤哲明的山水画是具象的,有些细如毛发的枝节也被勾勒得栩栩如生。其作品亦古亦今,面貌多样,既有深厚的传统技法根底与浓郁的古典气息,中国的山水巍峨壮观,气象万千,又多与人文相融,最难得的是画出自身对山水精神、意境的独特感悟。显然,在跋山涉水中,汤哲明和他的画,也多了一点点“仙气”。一天五小时作画时间,总是忘我,而书房以“景宋”命名,早已透露出主人对宋朝艺术的慕之。

  几年前,汤哲明有些任性地辞去了大学教授的铁饭碗,“就想沉下心来画画,干自己喜欢的事。”现在,喜欢的事情有了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桩,携着健美达人与山水名家的名头,汤哲明概括:“无论是画画还是撸铁,都不能一味用蛮力,否则画要僵掉,人要坏掉,做人做事都要轻巧,但轻巧背后该是厚重的积累。”

  (新民晚报记者 华心怡)

   记者手记|心手两忘

  从车库里转几个弯,就进了小区的健身会所。一看老汤哥的身后跟着摄影记者,相熟的“铁友”就凑了上来,“侬今朝搞大了。”

  汤哲明,还真有些搞大的架势。已经好几次,教练都建议他去参加健美比赛。“涂点油,打上光,你就是最靓的仔”。没听错,这个50岁的山水画家,一点也没有老夫子的气息。朋友圈里,他常常晒出自己的撸铁日常,配上文字“还要再耍20年”。撸铁,汤哲明是认真的。什么主动发力,被动发力,那些让人记不住的专业名词,说起来头头是道。肌肉练了出来,线条练了出来,他的神情有些小得意,“来,侬看这块肉。”换上健身背心,露出了健硕手臂,活脱脱的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了。

  汤哲明一直没答应教练去比赛,他说自己享受过程就可以了。“画画和生活中的其他任何事情,最难得的就是要心手两忘。”显然,我们不能忘了他其实还是一位美术史学专家,“古人说寂寞无可奈何之境,最宜入想,亟宜着笔。美国哲学家杜威也提出过类似的概念,更远些我们的庄子也说过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,其实大家的意思都差不多。”心手两忘,是艺术境界,是哲学境界,何尝不是生活境界。撸铁,举起的是重量,举起的也是“无我”,于汤哲明,其乐大约在此吧。(华心怡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

  • 友情链接